儿子欠下巨额赌债,父亲在车站扫兴服药自残,网友:没

发布日期:2019-01-23   浏览次数:

“有个男的自杀了,你们赶紧来看看!”,1月2日下战书2时30分许,一名年轻男子急促跑到丹阳站北广场民警值班室向当日执勤民警付玲玲报警,民警小付即时带着辅警赶往候车。到场后,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瘫坐在候车室席位上,脸颊翻红、大口喘气。民警随即上前询问情况,这样一起重大事件发生在火车站,到底是什么起因,逼得男子要在火车自杀呢?

【服药量太大,男子送入急救室】

【男子火车站自残】

1月2日,丹阳火车站民警接到有人报警称,有人在站内自杀了,民警小付立即带着辅警赶往候车。到场后,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瘫坐在候车室席位上,脸颊翻红、大口喘气。民警随即上前询问情形,男子以极其幽微的声音告诉民警:“自己是在丹阳打工的,本想乘坐下午丹阳前往郑州的K738次列车回老家的。因为儿子在外面赌博欠下20多万的赌债,觉得基础无奈偿还,对生活失去了渴望”。所以,在等车过程中,就将随身携带的四盒《复方地西泮片》全部吃下,就想这么一了百了算了。根据男子说明的信息理解到,男子姓袁,本人本来是打算回郑州老家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儿子在外面欠了多少十万的赌债,自己就很好受,于是想不开想一去世了之。

很多网友认为袁某某没必要自残,父母不替成年儿子还债的法律义务。“虽有俗语‘父债子还,子债父还’,但实际上,对子女欠下的债务,除非陈历的债权是由其父担保或者奇特借的,否则,其父不偿还义务。”

民警小付在听取男子陈说进程中,火速安排辅警拨打丹阳120急救电话。凶险的是,由于药剂量太大,当120急救人员达到现场时,该男子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民警立即带领辅警及车站工作人员,快速辅助医务职员将男子抬上了急救车。所幸的是,经民警小付电话讯问医院,获悉袁某某目前已经意识清醒,并无生命危险。民警揣摩,袁某某今天原本可能就是要乘车回家处理儿子欠下赌债一事,但在候车时,却因一时想不开而走了极其,连服4盒药轻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5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